英超元年各队赞助商考古:还记得JVC和SHARP吗?

日本胜利公司赞助阿森纳长达18年(1981——1999年)。菲尔-卡林在1989至1996年间担任阿森纳的营销主管,他记得枪手最初是如何与这家日本电器公司——更确切地说,该公司的英国特许经营商——达成交易的。

“他(公司负责人)很有钱,也是阿森纳球迷,”卡林告诉TA,“我们的合作就是这么来的。”

日本胜利公司最初生产留声机,后来扩展了电视机业务。到上世纪80年代,该公司赶上了家用电器热潮,转型为专门生产家用录像和录音设备。

卡林透露,早在1992 年,阿森纳和日本胜利公司的合同款就高达每年35万英镑。不久之后,双方在续约时又加了50000英镑。据报道,阿森纳现在与阿联酋航空的合同金额为每年4000 万英镑,上次续约是在2018年,合作内容包含球场冠名权。

卡林承认,和现在比起来,当年那点钱显得很“寒酸”。“当时也有其他公司来竞价,百威,”他说,“出价其实更高,但董事会拒绝了。”

阿森纳高层觉得拉酒厂的赞助影响形象,对其他品牌倒是无所谓。那个年代,大家生意账算得也不像今天这样精明。

“那时候,俱乐部的估值一般是俱乐部主席互相吹出来的,”卡林说,“现在赞助商投资前要看数据,要做完分析再决策,因为赞助费可能占营销预算的大头。”

2003年阿布注资后,切尔西有钱了。但在英超元年,蓝军也是随大流,靠电子公司的赞助费过活。

康懋达上世纪50年代创立于纽约,最早是打字机公司,之后做起电子计算器业务,最终转入PC市场。1982年发布的Commodore 64是该公司最成功的产品,是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电脑机型。

康懋达于1987年发布Amiga系列后不久开始赞助切尔西。彼时,装载了Microsoft Windows系统的英特尔计算机开始慢慢占领市场,因此Amiga系列远不如C64 成功。

1993-94赛季临末,康懋达宣布自愿清算,切尔西找了一家新赞助商——Coors beer(库尔斯啤酒)。

利物浦近期宣布,与现球衣胸前广告赞助商渣打银行续约至2027年,总合作时长将为期17个赛季,追平此前嘉士伯的赞助期。嘉士伯在英超元年取代取代Candy,与利物浦结成赞助关系。

嘉士伯和利物浦的关系一直很紧密。21世纪00年代末,红军考虑过搬到一座名为“嘉士伯安菲尔德”的新球场以换取赞助费。

但这并没有成真。后来,芬威体育收购了利物浦,扩建了安菲尔德,没有搬家。嘉士伯现在仍是该俱乐部的赞助商,但其商标不再出现在球衣上。

西蒙-查德威克说,当年随着利物浦的全球影响力越来越大,酒类赞助商成为一个很“敏感”的问题。用足球圈的术语来说,嘉士伯等品牌说“社会上不受欢迎的赞助商”。

兄弟工业在1987年到1999年间赞助过曼城。英超成立前,曼城也算强队之一,曾连续2个赛季获得老英甲第5名。

兄弟工业也是一家来自日本的电子产品制造商,生产打印机、PC、传真机和复印机,在英国足球历史上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

拉兄弟工业做赞助并不是曼城第一次做与复印机相关交易。早在1978年,他们签下了波兰国脚卡齐米日-德厄纳,此君是最早登陆英格兰赛场的外籍球员之一。

曼城从波兰军队俱乐部华沙莱吉亚签下德厄纳,后者没按市场惯例收转会费,而是通过曼城采购当时在波兰很难买到的医疗设备和复印机等货品。

日本电器公司夏普在1982到2000年间赞助过曼联,这是英格兰足球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合作关系之一。曼联球员也给夏普的产品拍过宣传照,从外观上看,这些产品中好像有一台复印机。

对夏普来说,这笔交易做得相当不赖。爵爷带队拿到英超元年的冠军,并在前9个赛季中7次登顶,“曼联”成为全球最大的体育品牌。

1999年,曼联在欧冠决赛中绝杀败拜仁夺冠,夏普的商标也永远留在这个足坛名场面中。一年后,沃达丰取代夏普,登上曼联球衣。

早年间,边锋李-夏普在曼联效力,球衣正反面的“夏普(两个单词其实不完全相同)”搞蒙过某知名解说员。

1983年,托特纳姆热刺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几周后,他们的球衣上就出现了“Holsten”字样。

热刺带着这家德国酒厂的商标拿到1983-84赛季欧洲联盟杯冠军,并与其合作到1995年。1999年到2002年,双方又合作了一次。

西蒙-查德威克认为,热刺目前的赞助商、香港保险巨头友邦保险是近年来足球赞助业务变得更具“协作精神和战略眼光”的一个案例。“热刺有意开拓东亚市场,友邦保险也参与其中”。

今年,热刺还去了队中球星孙兴慜的老家韩国,该俱乐部在韩国拥有大量球迷。未来孙兴慜退役或转会后,热刺能留住这些球迷和韩国这个市场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