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伍德:文学批评是为了传达“眼力”

批评家詹姆斯伍德在评论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文学批评时指出:“在她的批评中,比喻的语言成为一种以自己的口音与小说对话的方式,唯有这种方式可以尊重小说终极的不可描述性。批评家便是用比喻来避免以成人的简明欺凌小说。因为这种语言是一种强大的犹豫。其强大在于伍尔夫比喻的活力和独创;其犹豫在于它承认,在批评中纯粹的总结语言是不存在的。”说詹姆斯伍德是伍尔夫的传人亦未尝不可。他的批评写作亦具有他所总结的伍尔夫的两点特色:一是“强大的犹豫”,一是“奢侈的口角”。所谓“奢侈的口角”,是指批评家用比喻性的语言传达判断时,不可避免地构成与批评对象的竞争关系;换言之,“比喻的语言是一种秘密的分享、靠近、相像,同时也是竞争。”

当文学批评力求传达一个高质量的认知和判断时,它不外乎是一场艰苦的角力,而批评的格式化和理论化会成为批评家自我逃避的出口。当今学院批评的一个常见弊端是将文学作品当作理论佐证的材料;作品被降格为文本,服务于所谓的学术;在作品的诗学形态未被认知的情况下,就将其当作释义的对象处理,并且以多元论和去中心化的立场为借口,回避批评中那些难啃的硬骨头。

詹姆斯伍德的可贵之处在于挽回文学评论那种几乎被扭曲的价值,仿佛时刻提醒我们“文学感觉”的重要性。批评家如果不能表现出对文体、形象和叙述的真实感觉,则其判断又如何可信呢?他把直觉、视野、素养和鉴别力协调起来,显示一种敏捷的悟性,一种能够感觉也能够论断的文学批评之在场。他的写作主要是为了传达“眼力”将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的肌理紧密结合起来,这是詹姆斯伍德的志业。

许志强:《部分诗学与普通读者》,浙江大学出版社2021年10月第1版

批评家詹姆斯伍德在评论弗吉尼亚伍尔夫的文学批评时指出:“在她的批评中,比喻的语言成为一种以自己的口音与小说对话的方式,唯有这种方式可以尊重小说终极的不可描述性。批评家便是用比喻来避免以成人的简明欺凌小说。因为这种语言是一种强大的犹豫。其强大在于伍尔夫比喻的活力和独创;其犹豫在于它承认,在批评中纯粹的总结语言是不存在的。”说詹姆斯伍德是伍尔夫的传人亦未尝不可。他的批评写作亦具有他所总结的伍尔夫的两点特色:一是“强大的犹豫”,一是“奢侈的口角”。所谓“奢侈的口角”,是指批评家用比喻性的语言传达判断时,不可避免地构成与批评对象的竞争关系;换言之,“比喻的语言是一种秘密的分享、靠近、相像,同时也是竞争。”

当文学批评力求传达一个高质量的认知和判断时,它不外乎是一场艰苦的角力,而批评的格式化和理论化会成为批评家自我逃避的出口。当今学院批评的一个常见弊端是将文学作品当作理论佐证的材料;作品被降格为文本,服务于所谓的学术;在作品的诗学形态未被认知的情况下,就将其当作释义的对象处理,并且以多元论和去中心化的立场为借口,回避批评中那些难啃的硬骨头。

詹姆斯伍德的可贵之处在于挽回文学评论那种几乎被扭曲的价值,仿佛时刻提醒我们“文学感觉”的重要性。批评家如果不能表现出对文体、形象和叙述的真实感觉,则其判断又如何可信呢?他把直觉、视野、素养和鉴别力协调起来,显示一种敏捷的悟性,一种能够感觉也能够论断的文学批评之在场。他的写作主要是为了传达“眼力”将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的肌理紧密结合起来,这是詹姆斯伍德的志业。

许志强:《部分诗学与普通读者》,浙江大学出版社2021年10月第1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