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文谈美政治“另一面”:一批“90后”驱动美政治运转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英辰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甄翔】79岁的拜登、76岁的特朗普、82岁的佩洛西……提到美国政治,很多人如今眼前最先闪现出的是这些人物。7月4日,美国第246个独立日当天,《》道出美国政治的另一面。该报题为“当20多岁的年轻人在白宫左右大局”的文章列出一批美国政治中的年轻人。

报道称,2021年1月6日,当惊慌失措的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众议员麦卡锡致电白宫,要求了解特朗普为何在国会认证其败选时声称要前往国会大厦。白宫接电线岁的时任特朗普女助理的哈钦森。哈钦森上周出现在调查国会山骚乱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她对特朗普在骚乱当天的心态和行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详细描述,成为听证会的关键证词。

哈钦森曾先后担任过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和路易斯安那州众议员斯卡利斯的实习生,然后进入白宫,进而成为特朗普的女助理。由于特朗普的许多高级顾问拒绝合作,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将调查目标转向哈钦森这样的初级助手。目前,至少有6名低级别的白宫工作人员向特别委员会提供了有关特朗普及其亲信活动的关键信息。

《》称,从听证会现场视频中还可以看到,现场参与特别委员会调查工作的人员中也有许多年轻人。国会调查听证会意外曝光了美国权力中心鲜为人知的真相:尽管掌权的是一群老年人,但驱动权力机器运转的却是一群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根据专注政府透明度事务的美国非营利组织“阳光基金会”的数据,美国众议院工作人员的平均年龄仅为31岁。

事实上,年轻人参与白宫和众议院等美国权力中枢运转的情形早已有之。曾在“水门事件”听证会上作为关键证人之一的希格比当年就是一名白宫工作人员,他当时只有25岁,担任时任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的高级助手。美国前总统约翰逊时期的白宫办公厅主任詹姆斯·琼斯,任职时只有28岁。琼斯后来分享自己能够坐上这一关键职位的经验时称,有老前辈曾给他意见,让他别想着出风头,专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只需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就好。琼斯认为自己就是这么做的,他总是“很低调”。不过,显然大人物记住了他。

美国白宫和国会为什么喜欢雇用这些年轻人?马里兰州众议员杰米·拉斯金称,华盛顿的大多数高层人物想要完成任何工作,都要依赖这些年轻的下属。拉斯金感慨,这些年轻人“起码还有道德准则可言”。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认为,和那些阻碍调查的精于世故的老政客比起来,哈钦森等年轻人更正直一些。她表示,那些比哈钦森大很多岁的上司,都躲在行政特权背后,并惯于使用“匿名和恐吓的手段”。

曾在克林顿时期任白宫幕僚长和奥巴马总统高级顾问的波德斯塔说,当一位新总统入主白宫时,经常喜欢雇年轻人从事责任重大的工作,因为他们在履行职责时更忠于职责和宪法。在这方面年轻人比年长者做得更好。而且这些年轻人的职业生涯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这让他们不太愿意牵扯进一些阴谋当中。

在白宫工作的年轻人并不轻松,工作压力大,薪资也不算高。以曾担任特朗普女助理的哈钦森为例,年收入为7.27万美元。美国国会年轻人的薪资状况也不理想,有统计显示,如从国会转行去游说机构,那么收入有望大幅增加。如干到议员高级助手再跳槽去私营部门,平均收入比国会能多出四成。

不过,《》称,对于有雄心壮志的年轻人来说,在权力中枢的工作也提供了一种加速上升通道。私营部门无论薪水多高,都无法与之竞争。今年只有33岁的女众议员科尔特斯,在波士顿大学学习期间就当过参议员肯尼迪的实习助手,现在她已经成为的新星。美国前女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在政坛上起步也是从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的助手开始的。华盛顿一家游说公司的负责人史蒂夫·埃尔门多夫说:“白宫地方非常小,一个20多岁年轻人可能就在大人物的隔壁房间工作。这些年轻人有机会承担很多责任,因为大人物们太忙了,很难接触到他们。”就这样,这些年轻的助理变成看门人,或将在日后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实际操盘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