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外”费德勒退休

“网球天王”罗杰费德勒终于累了。昨晚,他在社交网站上宣布了即将退役的消息:

“过去三年我在伤病和手术间挣扎,努力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我同样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力和极限,它时刻在提醒我,我已经41岁了。过去24年,我打了1500多场比赛,网球给了我很多,现在我意识到,是时候结束职业生涯了。”

对于中国球迷,尤其是上海球迷来说,费德勒是个非常特别的人,相比其他网球运动员,我们对他赋予的情感会格外强烈。

这并不能归纳于简单的追星情结——我有过许多喜爱的网球选手,从费雷罗到特松加,从来不是费德勒的球迷,但作为上海人,依然能感受到他与这座城市之间热烈的情感。

从2002年到2019年,费德勒一共来上海打过13次比赛,包括8次大师赛(大师杯),上海是他的福地,见证了他迈过世界排名第一300周的里程碑,真正成为历史第一人。

费天王在这里留下过许多超出球星“工作范畴”的本地时刻。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7年10月9日,正赛开赛第三天的下午,费德勒突然出现在了人来人往的地铁13号线车厢里。

据说主办方当时为他准备了好几套游览上海的路线方案,他偏要坐地铁,从马当路坐到世博大道,回到地面再看看黄浦江。

费德勒从兜里掏出换好的硬币,在自动售票机买了票,过闸机进站。走进车厢的那一刻,兴奋地像个孩子一样。

他说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在瑞士搭公共交通去训练场练习,“20岁以后就没什么机会这样做了。”

地铁站自然是没法清场的,费天王也没像流量明星一样身边围一圈西装墨镜保镖,路上不停被人认出来,打招呼、聊天。

一位身材精瘦的老爷叔用上海话和他说,除了打球,欢迎你经常到上海来白相,“有可能的话呢,考虑在上海买套房子。”车厢里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费德勒听完翻译也笑了,说:“那我得在上海多赢几场球了,奖金多了,好在外滩买一套房子。”

前几年的一场比赛中,看台上有男球迷大喊“Marry me Roger”,刚要发球的费德勒一愣,回头望向看台,“Now?”全场爆笑。

但在职业生涯伊始,费德勒还是个老实孩子,留着一头中分齐耳长发,总是人群中最安静的那个。

你可能对这张照片还有印象,2002年上海大师杯,9位网球大师身着唐装在外滩合影。后来有统计说,这张照片在当时创了国内刊发次数最多的纪录。左手第三位,就是21岁的罗杰费德勒。

那是上海第一次办大师杯,试水的成分更多一些,场地条件现在回头看可谓潦草。

当时他世界排名第六,有点横空出世的意思,在中国名气不大,人们容易把他的名字和西班牙人费雷罗搞混。

他一路打进半决赛,微弱差距输给了当时的世界第一休伊特,名声大噪。上海和中国球迷由此认识了罗杰费德勒。

半年后,费德勒在温布尔登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座大满贯,随后又在美国赢得了大师杯,开启了称霸网坛的传奇。

2005年,旗忠网球中心在上海落成,费德勒作为唯一一位球员代表出席。在此后的十几年时间里,旗忠都是中国网球无可争议的心脏地带,推起了上海的网球热。

“这一片球场是我开启的。”此后每每来到这里,费德勒都会骄傲地对身边人说道。

欧洲的网球运动员中,许多都有自己偏爱的亚洲城市,比如德约科维奇就把北京视作福地,他在那里多次夺得中网男单冠军;穆雷热爱曼谷,即便是办低级别联赛他也会特意飞一趟参加。

对于费德勒来说,这样的专属城市就是上海,“我和这座城市、这个赛场(旗忠)有很深的缘分,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家。”

其中当然有网球的原因——费德勒偏爱上海的比赛场地,根据专业机构测试,旗忠网球中心曾是全球九大场地中球速最快的,利于费德勒“快、变”等技战术特点的发挥。

从2002年-2019年,费德勒只缺席过3年上海之约,每次落地机场,总能看到无数“奶粉”接机、送机,在训练场、赛场室外通道前山呼海啸,制作各种各样的横幅为他加油。

上海大师赛的主办方和赞助商都把费德勒视为金字招牌。对于网球这样的个人运动来说,明星的号召力是第一位的。2017年决赛“费纳决”,观赛人数创下了12.5万人新高。

那一年黄牛赚翻了,学生票都炒到了数千元,A+票屡屡过万,包厢票更是超过2万元。有球迷算过,72分钟的比赛,每分钟均价快300元,十分夸张。

2013年,他饱受伤病困扰,成绩一落千丈,世界第一头衔不再。上海赛会制作了数千张红色横幅,“I Believe in U Roger”,免费送给全场球迷,看到满场看台的红色横幅,费德勒感动到热泪盈眶。

每年在旗忠打完最后一场比赛,无论是决赛夺冠还是半道落败,费德勒总会向球迷许诺明年还会来上海,“I promise,I promise”。

2017年大师赛新闻发布会,他因为去年的缺席而向上海球迷道歉,“去年没来参赛,所以我十分想念这里的球迷们。大家来看我练习,来机场接我,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ATP官网曾经写过这么一篇文章,叫《为什么费德勒要多带一个箱子》,说的就是每年费天王的中国之行,每次都会被球迷塞上无数礼物,他会认真装箱带回瑞士。

“他们真的很贴心,会想到我的孩子,会考虑到瑞士元素,用心制作反映我职业生涯的纪念册,这些都让我非常感动。”

费德勒的上海赛有一个雷打不动的固定环节:学说上海线年四分之一决赛,战胜索德林后,现场主持人教了他一句“侬好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2017年重返大师赛,他用一句“阿拉是模子”宣告自己的回归。夺冠后的一句“爱网球,爱上海”让球迷尖叫不已。

“吾欢喜侬”“阿拉回来了”“阿拉上海赞”……每一个音他都咬得很认真,完全不像走走过场的作秀,而是耐心地在和球迷呼应。

每年来上海,费德勒身边总会围着无数赞助商,这些都是拒绝不了的工作。短短五六天时间,除了训练比赛之外,他还要参加十多个赞助商活动。

即便如此,他依然很乐于探索上海普通市民的生活场景,逛静安公园,吃小笼包,在外滩边藏入人群中看“雨刷式过马路”啧啧称奇,当然还有上文提到的坐地铁。

2019年国庆假日期间,是他最后一次来上海大师赛。为了配合广告拍摄,一身休闲打扮的费天王拎着环保袋去五原路逛菜市场,平日不多见的日常状态,让人仿佛觉得他和上海街头那些老外没什么两样。

2018年有球迷拍到天王嫂米尔卡带着4个孩子在南京东路搭乐高、逛迪士尼乐园,第二年他又带着父母一起来上海。

费德勒在2020年6月宣布退出该年剩余所有赛事,当时媒体都在猜测,下一次能在上海见到费天王是什么时候。

部分资料来自ATP官网、澎湃新闻、网球之家、上海劳力士大师赛、优衣库、Wilson威尔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